jgc21.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jgc21.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 返回 週末猎艷经歷

週六,送住在关外的网友雪返家。雪是我一直喜欢的一个漂亮女孩,但我们之间只是纯粹的友谊。不是我不想发展,原因很多,有机会或许会专门为她写篇文章。
因这里不是谈她,一笔带过。
好不容易等到返回市内的的士,已经晚上十点多钟。雪的不冷不热让我心里一直装着一团火,于是与的士大佬搭讪起来:「老兄,哪里可以找到小姐?给咱介绍一下。」
(如果现在看这帖子的兄弟有想找小姐寻欢却又不知如何去找的,问的士司机一定沒错。无论哪个城市,的士司机可都是最熟悉情况的。但其中还有颇多注意事项,下文将要提到。)
「要打炮?简单。×星路髮廊里都是小姐,×湖桑拿中心也不错。你想去哪里?」的士大佬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兴致勃勃地介绍。
「不知价钱如何,你给推荐推荐?」
「如果要花钱少,你就去×湖桑拿中心,一个锺不到两百,全套搞定;如果你想过夜,就去×星路,找个小姐去酒店开房,小姐一百五,妈咪五十,加上酒店房钱,四百元可以搞定。」
各位,如果是你,你选哪个?当然是便宜的了。
「那就去×湖吧。」
为了感谢司机大佬热情推荐,我主动加了十元钱车资,满脑子幻想着即将发生的香艷经歷,却不知不觉中已经堕入司机圈套。
不到半个钟头,抵达×湖桑拿中心,一先生迎上前来招唿。
司机隔着车窗问道:「有小姐吗?」
「有,要什么样的?」
「漂亮的。」
耳听这一问一答,我心中暗自欢喜:看来是找对地方了。再看这桑拿中心规模不小,金壁辉煌,料想服务应该不差。于是在好几个门迎小姐的一片「欢迎」声中昂首阔步迈入大门。
匆匆沖凉之后,便进入房间。不一会儿进来一位身着红衣的按摩小姐,身高一米六五左右,虽然年龄稍大,但看起来还算顺眼。我在床上躺定之后第一句话就是:「小姐可不可以做的?」
「先生,我们这里是正规桑拿,不做的,但是可以推油。」
「推油?怎么个推法?」
「推那里喽,就是打飞机。」小姐倒也坦白。
我心中颇为失望,隐隐觉得上了那司机的当。但既来之则安之,推就推吧。
「推油要加钱吗?」
「不用,已经计到锺费里边了。」
我一听,不错啊,挺公道。于是安下心来,让小姐先按背,随口和她聊了起来。小姐自称是黑龙江人,做这行不久。一听是北方人,倒有点高兴,明知道小姐藉着聊天偷懒,也不在意。
不多久电话铃响,小姐说一个锺已到,问要不要加钟,此时我背部还未按完,前面动都未动,加就加吧。心想这小姐偷懒也太厉害点了,于是催她快些。
小姐草草按摩结束,我知道要推油了。
小姐先褪去我的宽松短裤,我有些紧张,因门窗玻璃都是透明的,被人看到恐怕有些不妥。小姐安慰我说无妨,我也就顺其自然了。
小姐爬上床来,往掌心涂抹上按摩油,然后抹在我弟弟上。此时小弟弟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儿,因为我心里的确对打飞机沒多大兴趣,仍旧和小姐说着话。
「小姐天天做这个,一定见过许多这玩意儿,不知有什么不同?」我笑着问。
「当然有不同了,有大有小有长有短。」
「那么你觉得我这个如何?」
「嗯,不算大,我做过一个老外,大得吓死人!--但很靓。」
我哑然失笑。也是实话,我的话儿勃起时虽然不算小,但正常状态下的确不算大,这点我倒也有些自知之明,却也沒感到自卑。至于她夸我靓,恐怕也是安慰之言。
就这么闲扯着,渐渐地有了些感觉,弟弟抬起了头,却还不怎么精神。因为有油的润滑,尽管滑熘,但刺激度也有所降低,加上说话分心,感觉并不怎么强烈。
小姐继续不紧不慢为我套弄,我也不紧不慢说着话,并沒有刻意控制自己,但就是沒有要射的感觉。如此约二十分钟过去,其间弟弟起来下去多次,一直不能达到顶点。
我心中对这推油打飞机已经颇感失望,谁料到此时电话铃声又响,小姐用浴巾擦了擦手说道:「你太厉害了,这么久都不出。要不要再加钟?」
我心中暗暗着恼:两个锺几乎沒做什么,就想着要我加钟!我现在可还不上不下着呢!
小姐看我沒有加钟的意思,胡乱为我擦了擦,拿过单子让我签小费。
「签多少?」
「两百。」
我操,狮子大张口啊!如此说来两个锺我得花费近五百元,除了被她挠痒痒似的在我身上轻抓几下外,什么都沒得到。
我指着单子上「小费随意」几个字问她:「不是随意么?」
「不行,按规定得两百!」小姐马上语气变了,看来是要翻脸。
「可我还沒结束呢!」
「如果你要继续就再加一个钟,如果不想加钟,就只能这样了。」
此时我真是憋着一肚子火,知道自己给耍了。能怎么样,只能认栽!我沒有吭声,签了两百元小费给她。
前台结帐:打折后四百六十八!
后来乘的士离开时才知道,的士司机送客人来这里,可以从中抽取二十元。怪不得先前那位司机如此卖力推荐,竟然还敢留下自己电话让我走时打电话叫他来接!我真想打电话臭骂他一顿,想想也就忍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就是多花了点钱么?但此时心内慾火更盛,解决这个问题才是当务之急啊。
兄弟在此提醒各位有意找乐子的朋友,谨防此类事情发生!
*** *** *** ***
以上是我的真实经歷,如有巧合纯属雷同。至于接下来还发生了什么,后来我到底有沒有完成自己的週末猎艷大计,还是下次再说吧。
*** *** *** ***
出了×湖桑拿中心,我心里那个气啊!花了近五百元,连小姐手都沒拉,打飞机还搞得我不上不下,火更加旺了。
此刻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回家恐怕也不能安睡,再说怎么能半途而废虎头蛇尾呢?既然下了决心要完成俺的猎艷大计,就得有始有终锲而不捨才对。
心思一定,于是上了一部的士坐定直问的士大佬(唉,死性不改啊,上了一次当还得靠人家):「老兄,哪里有小姐?」
「×星路很多啊,去不?」
与前一位司机说法相同,应该沒错了。
「去。」
一路上,与这位司机闲聊,才知道前一位司机将我从关口拉到×湖桑拿中心是有二十元拿的。面前这位老兄也沒闲着,给我卖力推荐×海桑拿中心,因为有前车之鉴,我还是坚持去×星路,我就不信,今晚就真的不能完成我的大计!嘿嘿……
车行不到半个小时,终于到了×星路,拐进一个小巷。车刚放慢速度,路旁髮廊就奔出一位半老徐娘:「要小姐么?我这里的人又靓功夫又好!你看这个咋样?」说着拖过一位丰满高挑身穿黑群的小姐。我透过窗玻璃看去,还真不错,就是年龄显得大一点儿。
刚想说「就她了」,身旁司机开口:「前边还有很多,要不再看看?」
一想也是,来也来了,就多看看吧。
车子徐徐向前,不断在髮廊门口停下,看了三四家,我也挑花了眼,不知选哪一个好。
司机还是过分地热心:「这个小姐不错,年龄小,你看咋样?」
我斜着眼看去:小个儿不到一米六,但小巧玲珑肩披长髮,上身着黑色无袖背心,下身穿黑色紧身热裤,一眼望去柔柔弱弱好像十八岁。
我点点头,沖小姑娘一挥手让她上车坐在后排。
妈咪问道:「开房还是过夜?」
司机答:「开房。」转身悄声对我说:「如果要过夜你可以和小姐商量的。」我点点头。
付给妈咪五十元,司机将我拉到附近的「边防」酒店。乍一听这名字我还真吓了一跳:边防,不会被人晚上从被窝里拎起来吧!
司机让我放心,可我这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
付了四十元车资(司机要求一百元,因为他自认为很热心,嘿嘿,可我刚上过当哪能听他的?只是按表付给他四十元遂拂袖而去),硬着头皮进了酒店大堂,花了近四百元做了登记,就进房了。此时已经凌晨两点多。
这小姐是我喜欢的类型,娇小可爱,与她做起来应该很有成就感。于是我问:
「过夜加多少钱?」
「我不过夜的。」
我有些惊讶。花了这么多才终于进入正题,我可不想只草草做一次,那不亏大了?
我好说歹说,小姐就是不愿意过夜,甚至偶尔态度强硬,我心里越发不爽。
「不过夜你刚才不早说?现在来都来了,你说咋办?要不你打电话换人过来。」
「你刚才又沒说过夜,我来了这么久,就这么回去啊?再说我也沒有电话怎么换人啊!」小姐紧扣一个「钱」字。
刚才兴致勃勃,现在又一下子陷入低谷,我一时真沒有动她的兴趣。倚在床头点着颗烟,心想:来都来了,不过夜就不过夜吧,做了再说。
于是温言道:「沖个凉吧。」
「我不想沖了,刚冲过的。」
我靠,这点职业道德都沒有!
我也懒得再跟她磨唧,鼓起兴致叫她过来。她三两下脱掉衣服,只留下一只蕾丝的红色小裤裤,还不让我帮手。我也由她,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
小姐躺到我身边,立马伸手去摸我的小弟弟,看来她是急着赚钱走人。
哪有这么容易!我想。
我躺在那里不动,继续抽烟。小姐看我半天沒什么反应不幹了:「你专心一点嘛,別抽烟了。」
我掐掉烟头,转过身左臂环着她的脖颈,右手在她双乳上轮番抚摸。瞧不出她个儿不大奶子倒不小,看来也不是第一天出来做的,但怎么就沒有一点讨好客人的意识呢?
摸了两下,我褪去她的内裤,细细打量起来:她的阴毛很少,只淡淡的一簇,看来的确年龄不大。用手探了探下面,感觉洞口也小得出奇。看来今晚还算沒有背运到家啊!
我又与她聊了聊,她个性分明几乎什么都不说好像我是查户口的条子!只告诉我她叫小红,苗族人。我仔细一看,面部倒的确有些异族风格,不由得一喜:想不到今晚竟然玩了一个苗族姑娘。下面也硬了起来。
小红发现了我的变化,搓得更加用力起来。我阻住她:「这么快就想我出来啊?」她稍停了停,我左手搓着她的双乳,右手在她胯下的小豆儿上不停逗弄,渐渐地她偶尔哼上两哼,起了些反应。
「叫大声些,你有些职业道德好不好?」
尽管我很不满,她还是不紧不慢地哼着。碰到这样的小姐,看来真是一点办法也沒有啊!
「戴上套子吧。」她催促道。
晕,这么快就要?我还沒有进入状态呢:
「你下面还幹着呢!」
「进去就湿了。」
我心头真是火大!他妈的婊子,就想让大爷我早点缴枪拿钱走人!
我不理她,手底下颤动得更快了。或许她终于有了些感觉,也或许是看我发狠,嘴里叫得大声了些,渐渐地我也觉着手指有些濡湿。于是任由她给我戴上套子,一拦腰将她抱起扔在床沿,用力分开她的双腿。此时,我的肉棒其实并不如何硬挺。倒不是兄弟我不行,如果是你,在做爱过程中她不断地说一些煞风景的话,你还能翘得起来?
她捉着我的棒身,凑在她的洞口。从上面看去,她那里红嫩嫩紧绷绷的,周围并不像成熟女人那么多毛。我用力一挤,藉着套子上的油和她淫水的润滑,进入了一些。如此反覆进出多次,终于连根沒入。
我命她将双手埝于臀下,以抬高阴部,分开她的双腿大力往后,以使我更加深入。我将整个肉棒深埋于她的小穴之内,并不大抽大拽,反而不断前后研磨,渐渐发觉她小穴内越发滑熘,才开始缓缓抽动。
她好像感觉也强烈了些,却还是哼哼着不放声叫唤。
我勐地加快速度,大力抽插起来。每次进入都深深刺入她的最深处,每次拔出都露出龟头。如此抽了一百多下,不由得有些气喘,腰也有些酸了。于是换作她在上边。
她在上挺动了数十下,我感觉沒有那么强烈,肉棒竟好像比刚才还软了些,正好休息。她也发现我的反应,于是要求我还在上面。
我翻身抱起她。这小姐体小身轻,抱起来毫不费力。我抱着她在室内乱走,肉棒还深深插入她的小穴,一边游走,一边继续抽插。这个姿势虽然有些费力,却很是有一种自豪感。
这么走了几分钟,我有些累了,将她放入地上的圆椅上。椅子比较低,放她上去后双腿大开,我从上而下继续疯狂抽动。她的小穴尽管滑熘熘的却还是很紧,因为戴着套子,我也很是持久。
如此抽了五六分钟,我又将她放在床边,大力幹了起来。小姐恐怕觉得时间有些久了,竟然用手轻摸我的乳头,催我快射。我反感地说:「別摸我那里!」她才不敢再动。
渐渐地,我的肉棒越来越大越来越硬,快感也越来越强烈,于是更加大力地抽送。随着我一声大叫,精液喷薄而出,汗水从背部长流而下。
小姐给我摘了套子,用纸巾擦了擦我的棒身,起身沖凉去了。我点着一颗烟,倚在床头享受高潮的馀波。
小姐沖凉回来,我付给她两百元,多给了五十。她起身走了。本来还想再换一个小姐过夜,此时已经凌晨四点了,想想不值,也就作罢。
第二天起床算算,此次週末猎艷花费共计一千多元,真是不值啊!
兄弟在这里奉劝各位老兄,如果你单身无法解决性慾,那么赶快找个女朋友;如果你有女朋友还无法解决性慾,那么就好好待她,将她变成老婆;如果有老婆你还是需要,那么就找个花钱少的情人。如果以上都不适合你,那么你就和我一样偶尔去找个小姐吧--只不过要记着多带钞票。
姐儿爱俏,妓儿爱钞--古人诚不我欺也!
猜你喜欢
台北公寓女郎的真实故事 更新时间:2020-06-19 我叫阿祥,大家都叫我阿熊,因为祥的台语发音很像熊,而且我又身高180公分,身材粗旷,所以大家都这么叫。下面的故事是真实的发生在我的身上,不;应该说发生在19个人身上。且发生在台北市信义路三段的荒唐故事
敏姐的浪穴 更新时间:2020-07-18 敏姐浑身的冰肌玉肤令我看得欲火亢奋,无法抗拒,我再次伏下身亲吻她的乳房,肚脐,阴毛,敏姐的阴毛浓密,乌黑,深长,将那迷人的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个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肉缝沾满着湿淋淋的淫水,两片暗红的
偷情少妇 更新时间:2020-08-05 我快到三十岁生日了,从来也沒有想过自己会做出对丈夫不忠的事情,而且是一发不可收拾,起因就在三个月前。 某一天晚上,自己正无无聊聊的在家中看书,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对方虽然是搭错钱,但他略带沙哑却温
射进妹妹的处女穴 更新时间:2020-07-09 已经是深夜了,司承傲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明天还有课,上高中的妹妹应该早已入睡了吧?』司承傲心想『去看看吧,这一阵子缺课打工,也沒好好照顾她,一定生气了。』可是自己打工,就是为了后天她的生日啊,一
短暂的爱火花 更新时间:2020-07-31 一天,喝得有八成酒意的我在一个繁华的街道上与一个情场失意的女郎相邂逅,虽然已歷经几年,只产生了短暂的爱火花,但激情的场面歷歷在目。因为我感到那是我这一生最美好的时光。对面走过来的她朝着我微笑,她有一双
猎人与狐狸的故事 更新时间:2020-08-06  猎人与狐狸的故事 (一)冬天,猎人看到一只火红色的小狐狸,她被冻僵了,结果猎人头脑一发热,就把她带回了家。因为冻僵了的狐狸皮毛不好剥,于是猎人生了火炉,想等她身子热了,皮毛软了再剥。在温暖的火炉边,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您当地法律许可之法定年龄、或是对情色反感或是卫道人士建议您离开本站!
本站归类为限制级、限定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为能力且愿接受本站内影音内容、及各项条款之网友才可浏览,未满18岁谢绝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