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c18.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jgc18.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 返回 屈辱的人生

 屈辱的人生(1)
我叫张浩然,名字大气,感谢父母给我起的好名字,更感谢父母给我一个好身体,一米8 的身高,80公斤健硕的身材。自学校以来,我的名字总伴随着诸如“帅哥”“勐男”“篮球队长”“班草' 之类的称唿,习惯成自然,我天生的也以爲我比普通人优越些,父母都是机关干部,从小坐着父亲的奥迪上下课,到现在在叔叔的集团担任分公司总经理。人生一切算是顺水顺风,特別是我在经历了数些美女后,遇到了今天的妻子,我的宝贝:筱琴。
遇见筱琴是在一次我去朋友的舞蹈馆,朋友叫大飞,是一名专业探戈教练,两年前单干,开了家舞蹈培训班,由于宣传做的好,生意不错,请了几个舞蹈老师。琴正是其中的一个。我惊鸿一瞥,惊爲天人,瓜子脸上扎着利落的马尾,白皙的肌肤因爲出汗而显得有点红晕,长睫毛,大大的眼睛,还有那坚挺的鼻子和完美唇形的嘴唇。再搭上一米七的身高和常年训练的好身材,那真是多一分则胖,少一分则瘦。“大飞,你不够意思,这样的极品,你就自己藏着啊,对得起哥们”
大飞倒淡定说“兄弟,她也刚来,今天她第一节试教,我这不还来不及通知你嘛”“少废话,这样的还要试教,直接过了!”还有,我要报名她的培训班,你帮我安排好“我说道。”遵命,张少“
于是乎,每天下完班,我都按时的来到舞蹈教室,认认真真的跟着筱琴学舞蹈,看着她优雅的舞姿,我觉得我最近沒去夜店玩完全值得了。一周后,在我跟大飞的安排下,舞蹈室在下完课之后,一起去KTV 唱歌,借此机会,我和筱琴认识,并成爲朋友
“原来你是大飞哥的朋友啊,我都不知道呢”筱琴说“”恩,是我哥们,我答应他要来学舞蹈,还叫他给我找最好的老师,这才碰见你呢“筱琴被我无意的奉承哄开心了。交谈中我得知,筱琴家算是艺术家庭,父母都是文艺兵,母亲是团级的头衔,得知对方的家庭后,我们不禁更有好感起来,都是体制内的,好交流啊。
人生头一次我想到了结婚,26岁的我,该玩的都玩了,处女、小姐、白领、警察、少妇、各种一夜。混混沌沌,今天终于想认真的对待一个女孩。于是后面的日子,我多次单独邀约筱琴,并且表现的翩翩有礼。终于在一次我送她到家门口时候,她问我“浩然,你最近老约我,要干嘛?”我拿起准备已久的一个小手机挂饰,是KITTY 的,不很贵重,但是却是托人从日本带回来的和服KITTY ,“啊,这个好可爱”“筱琴,这是个小礼物,我只想表达,我借她来告诉你,我想做你心爱的人,如果你愿意接受,你就把她挂在你的手机上吧。”她接过,回到“我考虑考虑”第二天我看到手机上挂的正是我送她的挂饰,知道,我成功了。
我找女朋友这事,很快通过我父母在我身边的眼缐,传到了我父母耳中,別问我怎麽会有眼缐……我也不知道,总之,我从小身边发生任何大事,我父母总会很快的知道,我父母很高兴的找我谈话:“然儿啊,这个筱琴呐,我们查过了,那是真的不错,从小就是好学生,沒跟人家乱谈恋爱,父母管的也严,而且,说起来我跟她的父亲还算相识,当年我参军的时候,他就是我们的文艺团成员了,记得人还不错,这个女孩你好好把握,这麽多年了,你终于找到一个正经女孩,你看爸妈也老了,这个孙子……"
:说话的是我妈,她能把你一切该考虑的说盡,但这次我不反感,我决定带筱琴过来见父母。“那我改天约她出来见见面”“別,这样,你跟她说,哪天啊,我们三个一起到她府上去做客”搞这麽大,平时沒少摆架子的父母,今天竟然要主动去人家家里做客,我压力山大。
跟筱琴说后,筱琴也答应了,说我父母人真好,她马上跟她爸妈说。于是那个周末,我们三个正装打扮,坐着母亲大人的奥迪,提上一些据说对方父母很喜欢的东西,还有一个名贵的象牙箫,(她妈吹箫的……別邪恶)去到她家里。
她家在军区的一套院子里,独立门户,门口有两哨兵,她爸妈也很客气,在门口欢迎我们,并且准备的精致的晚餐,“你们真的太客气的,带礼物做什麽,这事啊,小孩子满意就好,特別是老张你,咱们都几十年交情了,你还带东西,这。”都是些小东西,不过这个我看弟妹可能会喜欢所以特地拿过来,我们都是俗人,哪里会用这东西你说“”
我爸递过去那象牙箫,她妈的眼睛一下被吸引住了。放在口中吹起,丝丝清雅的声音传出,我们都闭气欣赏,“好箫!”你们真有心了,我平时不爱其他,箫也收藏了一些,但跟你这把比起来,就差远了,张哥王姐,你们心意我收了,贵公子一表人才,是你们的孩子,肯定错不了。
全盘搞定,主宾皆欢。甚至在多喝了两白的份上,我们婚期都已经安排好了。
我的爸爸爸爸妈妈妈妈妈妈们啊,你们真着急。
(这集纯属过度,感情铺埝,下面会风格变化较大)屈辱的人生
(2)叔叔的阴谋
婚礼就订在了重阳节,取义99久久之意。在香格里拉酒店上百桌的嘉宾好友,见证了我们美好的婚姻。那天晚上我喝的烂醉,依稀记得,父母的眼泪,还有筱琴白皙的身体,那是我第一次进入她的身体。
我们去了邻国韩国游玩了7天,蜜月里,我们天天做爱,每日不下3次,对于她的身体,我无法自拔。
但当我回到公司的那天早上,有些事情正在发生。
“浩然,你等会去我办公室一下。”说话的是我叔叔,他平时不管这公司的事情,但有间董事长办公室长期空着。
我有点莫名,难道我不在的这几天发生了什麽事情。“叔叔,今天您怎麽过来了。
“公司有什麽需要您把持的吗?”对于叔叔我还是很尊敬的,叔叔这个人,从小跟我爸要好,一起去参军,但是退伍后,却自己闯社会,早间开过一家保安公司,黑白两道都混得开,后来认识了一些老板,涉足了,房産,机械设备、甚至军工供应都有份,可以说在A市甚至是本省都是台面人物而且我现在又在他手下做事。
“你看看这份文件是不是你签的?”我接过一份设备供应合同,《关于XX公司供应XX缐高铁特种设备合同书》。
“沒错,是哦签的,这属于第二批供货,合同跟上批次一样,应该沒什麽问题吧?”我疑惑道。
“你看这里!”
“PT225”
啊!怎麽会是PT225,PT225是普通乘坐汽车指标,跟高速铁路的BT225座椅差距非常大,在材质,甚至安装方法上都有着不同,一般使用沒问题,但价格上差了3倍。安全性上也有所不同。
“怎麽会这样,那天是小国给我的合同,他说跟之前是一样的,我不知道怎麽回事,我问问他”
小国就是我表弟,叔叔的儿子,全名建国,今年22岁,刚大学毕业,从美国留学回来的他,被安排到公司来做我助理,平时做事清楚,跟我想处的还不错,也是帅小伙一枚。
建国来到办公室我问他:“这份合同怎麽回事?你不是说跟上一份一样吗?
怎麽标准会变成PT225?”我有点生气,语气上已经压抑不住了。”
“哎呦,哥,別这样。”他平时都叫我经理,今天竟然调皮起来,“那天不是你说的吗,换成这个PT225,我们一下子省了好几十万吗?还说最近结婚花钱紧,反正这个座椅也看不出来。”
我一听怒道:“你干嘛诬赖我!我什麽时候会爲了几十万做这种事情,你给我说清楚。”
建国依旧漫不经心说道:“很清楚啊,你的手印,你的签名章,这还不够清楚吗?哈哈哈哈……”
“叔叔,这件事我真的是失误,绝对不是有意的,请您相信我,我马上叫人去改正。”
“改正?你知道货已经安上去了,如果再改耽误整体进度怎麽办?负责建造的王部长亲自给我说的这事,还说我坑到他头上了,你说我该怎麽办,王部长说这事,大概得按贪污国家财産罪,甚至危害公衆安全罪来算。”
我一听慌了,我这刚结婚,如果出个这事,那我一辈子全完了,我父母又是老干部,我真的不敢想象。
“你下半辈子可能就要在牢里度过咯,哎……”
“別,叔叔救我,你跟王部长是老朋友,你帮帮忙,给侄子一个机会,好吗,我再不会犯错了。”
叔叔翘着二郎腿,满不在乎,我发现此刻的他竟然如此的陌生。
我看那样子,顿时心一狠,跪了下来,“叔,帮帮我,看在我爸的份上帮帮侄子一次吧求您了。”
“哈哈哈哈哈哈……”叔叔狂笑,样子有点癫狂,“我终于等到这一刻了,我帮你,那谁帮我呢,当年你爸使手段,把我挤掉,自己进了单位,后面又把我的女人抢走,也就是你妈!谁来帮过我!”
真不敢相信,竟然有这样的往事,我却从不知道,这是真的吗?
“现在你也尝尝这个滋味吧。”
我楞住了,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们父子设计好的套,打我一进公司,就安排好了这一切,就等今天,我还有路吗?
“叔,求你了,我爸的不对,我来还,但我不能坐牢啊,我刚结婚,就当您看在亲戚份上,放我一马,您叫我做什麽都可以。”
“做什麽都可以,你说的?”
“对,做什麽都可以,只要我不用坐牢。”
“好,那你把我鞋子舔干净吧,叫我爷爷。”
这是什麽样的要求啊,我叔叔,怎麽会如此变态,我眼泪都留了下来。从小我都是公子哥,旁边不缺小弟谄媚,今天竟然要叫我舔別人的鞋子,可是我还有的选择吗,如果这样能换来我的平安,还有家人的幸福。
我低下头,伸出舌头,忍着恶心,把叔叔的皮鞋一点点的舔干净“爷爷,我舔好了。”
“乖孙子,再帮你爸爸舔。”叔叔指着建国,我的表弟说道。
死变态,竟然要我叫表弟爸爸。
表弟把脚一伸,“把鞋脱掉。”我用手去脱,“畜生,用你的嘴巴,不许用手,我只好咬掉他的鞋子,再把他的脚舔干净。”
“爸爸,舔的干净吗?”
“乖儿子。”建国说。
我屈辱的泪水往心里吞,发誓一定要报仇,也逼自己要忍耐,“爷爷,现在可以帮我这个忙吗?”
“你不会以爲舔个脚就了事了吧?天真!这个算是利息,你爸当年抢走月儿的事,我还得好好给你算算,这样,只要你把你老婆让我们父子上一次,这事就这麽算了。”
什麽,我老婆,筱琴,刚刚跟我结婚的娇妻,要送给这对禽兽父子奸淫!
“不可能,她不可能答应的,有什麽沖着我来,不能扯上她,”
“有骨气啊,沖你来,可惜我们对男人不感兴趣,就喜欢,在你面前,干你女人,既然你不愿意,那麽法庭见,王部长约我晚上吃饭呢。”
不行,如果真的这样,那我一辈子全毁了,“你说话算话,就一次,完了之后一切都沒有事情”我强自坚强说道。
“放心,只要你乖乖的把筱琴送到我们面前,干一炮,你就会过上好日子的,我保证。”
可惜我沒理解他说的“好日子”是什麽意思,否则我死也不会做出后面的事情。
(3)娇妻送人淫
「明天晚上8点,在家里等你们,沒来的话,自己清楚。」叔叔的话不断脑里回响,仿佛咒怨般。
我该怎麽办,事到如今只能把筱琴牺牲了,可是,以她的个性恐怕死都不会同意吧,逼急的我只好想出一个馊主意,「老婆,明天叔叔过生日,叫我们一起过去热鬧。」
「他生日啊,哎啊,不早说,我都沒准备礼物呢,怎麽办?」她急忙道。
「沒关系,我准备好了,这两支法国原産葡萄酒,对他胃口。」「太好了,那就这样,明天出发,叔叔人最好了,每次都对我很关照呢。」筱琴天真说。
「老公,你看我这样打扮可以吗?」
我转过身,妻子今天穿着一件优雅紫色长袍,下身开叉,胸前抹胸设计,白皙的乳沟隐隐可见,脖子上还戴着我送她的红宝石项链。头发梳起,脚上穿着一双裸色高跟凉鞋,脸上略施淡妆,整个人看起来无比美艳动人。
「老婆,只是吃个便饭,你不用这麽正式吧。」我的老婆,我等会就要把你送人,可是你穿成这样,你不是成心刺激我吗,如此漂亮的老婆,却要给那对禽兽父子奸淫。
「那可不行,叔叔生日,当然要正式一点,不然显得晚辈沒礼貌,再说你在他公司做事,我们要更注意些。」
细心的老婆,总是这麽爲我着想,我的心更加疼痛,我这样做真的对吗?不过想到,如果我进了监狱,那麽这麽美丽漂亮的女人更不属于我了,这才是真正的悲剧吧,只好咬紧牙根故作潇洒,「好老婆,真漂亮,那我们走吧。」因爲事先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唿,所以到他家时候,饭桌果然有个生日蛋糕。
「哎,贤侄和侄女来啦,快坐,今天我生日,你们过来一起陪我这老人家一起,真是很开心啊,这几年建国也不在旁边,每年生日都一个人过,今天最热鬧了。」老头说话一套一套的。
「叔叔,这是我带来的酒,您请收下。」
「好,我不客气了,那我们今晚就喝它吧,多谢你给我带来这麽好的礼物哈。」老头说着这话,眼睛却看这我妻子,这个意思我明白,我把妻子送来,当礼物了。
吹完蜡烛,我们吃菜喝酒。
「老公,我好像头晕。」筱琴说道。
「怎麽了,是不是这个酒劲比较大啊,你平时比较少喝可能受不了,那我扶你上床休息会吧。」我装做关心,虽然知道这是她那杯酒的问题,扶她到了房里。沒几分锺,她就睡死过去了。
「哈哈,你个乖孙子,把自己老婆迷晕了送人,你真贱啊,你猜她知道了会不会杀了你。」建国嘲笑我。
「人已经在里面了,你们遵守诺言吧。」
「这麽着急让老婆挨操啊,这老公当的……」
我无言以对。
「来让我来验验货。」叔叔用手拍了拍筱琴的脸,啪啪作响,脸颊都红了,可是筱琴并沒有反应,「不过脸蛋够紧绷,平时都是远远看着,想不到今天有机会上上这娘们,这比你妈当年还漂亮,儿子,你先上。」建国闻言,也不客气,一把把筱琴衣服拉了下来,只剩一件胸罩跟三角裤,「哇哇,这身材真的沒话说,这有D吧?问你话呢!」「恩,D杯的。」
「乖乖,这麽高挑还这麽有料,难得啊!」建国边说边扯下胸罩,蹦的一下,粉红色的乳头跳了出来,胸部颤了几下,「顔色够正,我尝尝味道怎麽样。」说完,建国把嘴俯下,舔起筱琴的乳头来,嫩嫩的乳头在建国嘴巴里不断的变形,甚至还被拉扯了起来。
「你不能轻点吗,早点弄完就是。」我生气道。
「哎呦,你是还搞不清楚状况是吧,跪下!」叔叔说话了,我一下子傻了,扑通就跪倒在地上,屈辱的滋味瞬间充满我整个身体。
叔叔把筱琴的内裤扯下来,挂在我头上,「你好好看着,看我们怎麽玩你老婆。」
这时候建国已经把衣服脱光了,露出还黝黑的身材,这个傢伙平时喜欢户外运动,身体结实,下面的傢伙看起来有17、8厘米,他得意的用肉棒在筱琴脸上甩了几下,发出啪啪的声音。
「你衣服也脱了。」叔叔命令我。
我脱去衣服,却发现叔叔的胯下对着我,一个垂着的肉棒在我眼前晃动,沒勃起已经有十二、三厘米了。
「沒用的东西,让你看看什麽才是真男人。」建国这个时候已经把肉棒插到筱琴的小穴,可是因爲筱琴是醉倒,所以沒有太多水,加之肉棒太大,进不去,「贱货,你去舔她,把水舔出来。」
我上前,发了疯一般,用盡所有技巧,拼命的把筱琴那粉嫩,少毛,馒头小穴,舔的淫水四流。
「磙开了。」建国甩开我,一下子,全身沖着,压了上去,一炮到底「唔……」筱琴无意识的发出声音,可能这下刺激太大了。
我就这样对这他们,看着建国的屁股一下一下的往前挺,筱琴的洞口被撑的分开来,再缩回去,那是我从来沒达到的宽度,也是我从来沒想到的长度,白色的液体不断的从肉棒和小穴的交合处流了出来。
「啊啊,真的好爽,紧的不行,这狗日的能玩到这麽好的女人,真是糟蹋,以后就让我帮你照顾她了,你个小鸡巴再也满足不了她了。」建国一边操,一边还要羞辱我,「老爸,你准备过来帮我,这骚B太紧,我快坚持不了了。」「我这还沒硬起来呢,」叔叔说道,「乖侄子,帮你爷爷弄硬来,好操你老婆。」
「我怎麽帮?」
一巴掌就过来了,「你老婆怎麽帮你弄硬,你就怎麽帮我!」叔叔发狠道。
我把指甲都按进了手掌,忍着自己,用手慢慢的帮他套弄,可是几十下了,还沒有太多起色,看来,老了就是不中用,我心中轻笑。
我叔叔突然把我口打开,一下子把肉棒塞了进来,对着我的嘴巴一阵乱捅,「你给我口交,好好弄硬,不然废了你。」
这变态,男人帮他口交难道不噁心吗?我机械的用嘴巴套弄着他的肉棒,一股腥臊味异常大,随着他肉棒逐渐变大。
「老爸,你看,贱狗的东西也勃起了,他看来很喜欢你的肉棒啊。」建国说道,我自己才惊然发现,我自己的弟弟,不知道什麽时候异常膨胀,充血,青筋直露,难道,我竟然兴奋了吗?看着我老婆被奸,自己还被羞辱,可是我明明是愤怒的。
「哈哈,贱货就是贱货。」叔叔抽出肉棒,用脚把我踢倒,接过建国的枪。
这时候才发现,叔叔的肉棒比起建国的一点不逊色,甚至还更粗黑些。
「唔,啊啊,哦哦……」筱琴也感受到了不同,虽然叔叔起来慢,可是干起来很勐,他把筱琴翻了个身,跪在地上,狗爬式的从后面进去,全身全部压在筱琴身上,手脚都沒着床,就这样一下一下全根进出,白色的水被他抽的到处都是,溅在我脸上,滴在我心上,我想,就当做是一场噩梦吧,眼睛闭上。
「睁开眼睛,好好看看我们怎麽操你老婆的。」建国喝道。
这连让我逃避的自由都沒有了,建国这个时候用他的肉棒放在筱琴的口中,也不顾筱琴,按着筱琴的头往下把嘴巴当做B就操了起来,每次都进去大半根,筱琴脸都变色,嘴巴里一直呜呜叫,建国还把双手用力捏筱琴的胸,整个变形,甚至都看见淤青了,叔叔也做的起兴致,扬起手掌,往筱琴屁股拍,拍的屁股红成一片,原来他们都有SM的虐待癖好,我的筱琴,平时我亲都不敢太用力,如今,却被人虐待成这样,我晚上要怎麽跟她解释呢?
「你过来帮我舔屁眼,」建国说道,建国已经是坐在床上了,他见我一脸疑惑,擡起屁股,示意我把头放下,我头一躺下,他就把屁股坐了下来,我头都蒙了,「好好舔我屁眼,舔爽了,我好出来,你老婆才不会受苦。」我无法分辨是否如此,我能做的只是用我的舌头,找到他那不断振动的菊花,做着以往只有在桑拿里小姐对我做的事情,这真是报应吗,感受着嘴巴里苦涩骚臭的味道,我眼泪不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建国一声吼叫,突然用身一挺,死死抵住筱琴嘴巴,全身颤抖,一股股的精液全部射了出去。
「太爽了,从来沒做过这麽爽的,操他老婆,老公替我舔屁股,想想都爽爆了,还是老爸你会玩啊!」建国说道。
「那是,你老爸我玩过的招式,你学着点。」
精液在筱琴脸上流下,「过来帮我舔舔。」刚伺候完建国,又要伺候叔叔,我仿佛已经认命了,听话的专心对付起叔叔的菊花。叔叔老当益壮干了有三十分锺吧,我舔了几分锺后他也终于受不了,发狂的操着筱琴,最后竟然把的脸转过来,甩了她几巴掌,虐待倾向非常严重,这样才把精液全部射进了筱琴的穴中。
他似乎用盡了全身力气,瘫坐在我的脸上「爽!」「你把东西收好,人带走。」叔叔开口了
「那这事就这麽结束了吧。叔叔,我该做的都做了。」「你回去吧,我要休息了,这个就留着做纪念了。」叔叔把筱琴的胸罩收了起来。
我带着凌乱的筱琴回去,洗了整整两个小时的澡,最后昏昏睡去。
我在不安与自责中度过了一夜,「老公,昨晚发生了什麽」筱琴醒来时候对自己全身的疼痛起了疑心。「送你回来时候,我忍不住跟你爱爱了,弄痛你了吗?」「真的,你平时可沒这麽暴力啊?」妻子不信。「那是我酒后乱性,动作大了,对不起嘛」
「那我的胸罩在哪里?」筱琴问,「额」我一时语塞。「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別把我当傻子,昨天醉酒我就觉得不对,就两杯,怎麽可能醉倒过去,再说了,你昨晚要那麽对我,我都沒醒来!」一时间,我思绪万千,不知道如何应答,「快告诉我,我是你老婆,你要坦诚」婚前,我就对着她起誓:婚后对她无所隐瞒。「老婆,对不起,昨天,你被我叔叔他们那个了。
「啊!,你说什麽,怎麽会这样,这到底是怎麽回事,是因爲醉酒?」我只好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始终全部告诉了她。「老公,」筱琴抱住我。「夫妻本是同林鸟,既然是你出事了,我当然要陪你一起承担,不过你应该先告诉我,不能自己这样决定」对不起,我以后一定所有的事情都不在隐瞒「这个时候我家门铃响了,我出去一看一个陌生的男子站门口。」你是?「」您好先生,你是浩然吧,你的叔叔叫我给你送个东西,请您开门。「叔叔送来的,难道是合同修正。
终于搞定了,我不禁松了一口气。
接过东西,才发现是个很小的袋子,不是能装的下合同,「什麽事啊?」筱琴问道。「叔叔送来一个快递,不知道是什麽」筱琴听说叔叔的东西,脸色很难看,我打开来一看是个一个U盘。里面是什麽呢我跟筱琴一起坐到电脑前打开U盘,里面是个视频文件夹。难道,我颤抖的打开文件里面赫然就是昨晚荒唐一夜的视频!
「啊!」筱琴看到自己被奸淫的样子,羞的把脸埋在被子里面。
我马上打电话问叔叔:「叔叔,您好,请问您送这个U盘是做什麽,还有,爲什麽把昨晚录像了」叔叔呵呵笑道:「怎麽样拍的不错吧,360度无死角的高清格式哦,甚至还有脸部特写。你们好好欣赏「「您就是让我们自己欣赏」我问道,「当然了,就自己欣赏,如果你们今晚陪王部长玩一次的话,那麽这个视频就只有你们自己欣赏了。
如果不愿意的话,那麽这个就是你们家人和朋友一起欣赏的好戏了「「老公,什麽样?' 筱琴担心道。」这个王八蛋!他用这个威胁我们,说要我们陪王部长玩,才肯把录像销毁「我愤怒筱琴听完默不作声,也不知道想些什麽。」老公我听你的「
她突然擡头说道,一脸沈重严肃。
该怎麽做呢,我报警,这样大不了他们是威胁强奸,判个几年了事,而且凭他的关系,我犯的事估计这辈子都在监狱里捡肥皂了。
最后我们只能决定,晚上陪那个王部长,做个了断。
反正该羞辱都羞辱过了,还能怎麽样,就当被狗。
叔叔打来电话,问我考虑清楚沒有,「如果考虑清楚了,晚上就在家里等着,我跟老王随时过去」说完便挂了,他是抓准我认命了。
「老公,別难过,晚上我们叫他们先把资料毁了,叫他们保证。就最后一次了却此事吧」筱琴温柔的话语却让我心情更加沈重。
忐忑的等到十点左右,门铃响了,我去开了门,发现叔叔还有一个虚胖的中年男子,年龄不大大概40,这麽年轻,却是部长级別官员,这背后水不浅。
除此之外,还站着两个黑人,看来是保镖。叔叔他们进来,「叔叔,保镖就外面吧」「
保镖「他们是我兄弟,你们说是吧,大壮二壮」「是,老大」两个黑人竟然一口回答。「这两个塞内加尔兄弟,是我好兄弟,从来不离开我身边,怎麽,不欢迎啊,浩然贤侄?」王部长调侃道。「哪里,我有眼不知泰山,两位大哥请见谅」
「这位就是侄女了吧,哎呦,老林,你侄女真水啊,哥我干过三位数人妻了,就沒见过这麽标致的,这等会有的爽啦哈哈」
王部长笑「王哥,我沒说错吧,我这孙子侄子,沒啥本事,就是娶了个好老婆,水多屁股白,操起来特带劲,我一搞定就想到老哥你了」「还是老弟最知道哥的爱好,哥这一辈子,沒其他好的,就好女人,特別是別人的女人,'
「不仅如此,我还知道老哥你最喜欢的是在別人老公面前搞他女人,哈哈」叔叔说道,竟然有这麽变态的人!「老弟最了解我了,浩然侄子,今天你就好好看看,什麽才叫干女人吧,当做我给你的新婚礼物」这个王部长气势很盛,在我家中,我却只能如此被调戏,嘲笑,筱琴的脸色一直铁青,双手有点颤抖。
「把我药拿来,这种极品,值得我吃药,」大壮拿过一瓶英文包装的罐子,「老林,你也来颗,这个是美国带来的,效果的确好,上次我把我科员老婆操的尿出来全靠它,保证用完女人离不开你」说完和叔叔一人吃了一颗药丸。
「这药要半小时才能开,我们先玩玩游戏吧」部长说。「游戏是,谁能让对方笑出来,谁就是赢家,赢家可以让输家做一件事情,非常公平吧「我一听的确如此,」我们四个人玩,来你们先。我跟筱琴看了看,「我们讲上次那个让你笑到肚子痛的笑话吧,肯定会赢,赢了让他们把录像给我们,并且回去」
「一对恋人在山中被野人抓住说:你们吃掉对方的大便就放了你们。
恋人做到了,归途中女人大哭,男人问其原因,女人伤心的说:你不爱我,不然你不会拉那麽多!「筱琴讲完得意的看着。」好冷「叔叔难得幽默起来……可是沒笑……「还有机会浩然
一只北极熊閑着无聊,就拔自己的毛,一根,两根,三根………………都拔光了,北极熊突然说:「我好冷啊!」讲完我自己傻笑老半天……发现其他人都一脸无辜的看着我。
「好吧,你们失败了,该轮我了」王部长走到筱琴面前,用手托起筱琴的鞋子,脱掉,一脸猥亵的用舌头舔筱琴脚心「啊,不要,我怕痒,啊哈哈,痒死了」王部长一脸陶醉深吸一口气。「我赢了。老林你的了,叔叔站我面前说」孙子,笑一个「」才不,你当我傻啊「说完,叔叔伸手过来,往我咯吱窝挠,一下子我就岔气了,从小就怕挠那里,一直笑。
「我们赢了」「这怎麽可以」可是规则并沒说不可以动手,我们只能认输了。
「那听好了,要求是这样的我们一起下楼,熘达一圈回来,这是给你们准备的衣服,你们穿上,大壮扔来一堆衣服,在威逼下,我们只好换上,筱琴的是一条黑色开档的连体透明丝袜,根本就是色情网站才有的打扮,三点全露,而我更惨,在阴茎上套了几个钢圈,还戴上一个粉红色的胸罩和一双20里面高跟鞋。
而且我们脖子上都有一条狗链子。
就这样,我们被大壮二壮带出门,跪在地上爬着前进,沒几步脚就磨出血了,而叔叔跟部长就在前面领路,在电梯里面的时候,甚至遇到了楼上的邻居,他跟见鬼一样的眼神看着我们,而我们的头已经低到了地上了。
他们拉着链子,走出了小区的花园,我紧张的都快尿出来,而筱琴,早就哭的不成样子,「走,去湖心公园走走,散散心,湖心公园是我们附近一个开放式公园,平时人不算太多,我祈祷他们能够绕到偏僻点的地方。可是想不到,我们这个组合本来就很特异,两个大黑人吸引了各种眼光,要不是昏暗的灯光,我们真的可能会直接跳河,周围盡是指指点点,部长爲了避嫌,也离我们一段距离,我和筱琴这时候已经绝望了,「叔叔,记住你的承诺,不然真的不陪你玩了,大不了一死」「哎呦,別啊,想想你父母,知道了会多难过,资料已经带来了,陪老王玩完,就结束了,再忍耐忍耐」渐渐的,我们走到了湖心公园围墙旁的树林里,这里面杂树丛生,少人经过。
王部长这个时候也现身了。「哎呦,两位看起来不错,很适合做狗啊,只可惜美人梨花,让人心疼,只不过,我最喜欢就是看美女哭啦,哈哈「」说完,王部长脸色一变,拿起手中的鞭子重重的抽向筱琴,筱琴白皙的屁股上立马红了一条,一下两下三下,筱琴哽咽着,却强忍住,怕被人听到,王部长却越抽越重「哈哈,太爽了,这美人,就这个表情,沒错,」扭曲的脸。
「把他绑起来,」王部长示意把我绑在一棵树上,手脚都被固定起来,「小美人,哥哥好好对你」说完部长把自己丑陋的鸡巴拿了出来,黝黑粗大塞入了筱琴的口中,大壮二壮架起筱琴,竟然像举哑铃一样,把筱琴上下举动,让筱琴的嘴巴能够前后的套弄肉棒。真是太强壮了。
「唔,好爽」王部长拍了几下筱琴的脸蛋。「唔」筱琴已经被呛的口水直流,「怎麽样浩然,刺激吧,这个经历可难得了,老王可是我见过最会玩女人的人了,筱琴被他这样调教,以后她的欲望可就大了,你有的爽了,不用感谢我,自己人」叔叔不忘调侃我。
「筱琴,你忍住,这个老公犯错你来承担,老公会永远爱你的」「呜呜」我无法听到筱琴的回应,但我知道她是爱我的。
「擡上来,」大壮跪在地上,背部挺起,二壮把筱琴放到了大壮的背上,拉开两脚,筱琴穿着开档丝袜大字型的躺在黑人的身上,这一幕瞬间让我勃起,可是弟弟上的套环一下紧了起来,好痛。
看来他们经常这样做吧,部长挺身插入,我分明看到筱琴私处那麽多水光反射,难道这样的调教,竟然让筱琴兴奋了吗?
「骚娘们,水这麽多,喜欢哥哥吧,喜欢被哥哥虐吧,」说完又是两巴掌「呜呜」我怎麽从声音里听出一丝兴奋的感觉,难道筱琴喜欢被虐待。
「老林,这是十足的贱货啊。看来今晚爽到她了他妈的。来,你过来一起別看着」
叔叔闻言过去,双手一下一下用力拍打着筱琴的大腿内侧,还有乳房,啪啪的响声在夜里额外响亮。
「呜呜,要死了,不要,爽死了,怎麽可以这样,別这样插,」筱琴嘴巴里嘟「小贱货,操死你,让你老公看看什麽叫操B,这样才操的爽,告诉我,你爽不爽」
「爽,」告诉我,比你老公爽「比我老公爽,他不会」筱琴好像进入了一个神志不清的状态,似乎刺激过头了。
「是不是喜欢被我操,要不要天天操你」「我要,我要你天天操我『:王部长听完更加激动,:」动作越加迅速「」叫我爸爸,叫爸爸操你「「爸爸,操我,操死我」「说你的浪B天天都要爸爸操」「小浪B我是小浪B,爸爸天天都要操我」
「想不到竟然这麽淫荡,我真看走眼了,早知道那天也不用灌醉,直接上,太爽了」
叔叔这时候已经把肉棒放到筱琴嘴巴,跟部长面对,直接俯身坐在筱琴的身上了,「呜呜,」筱琴一下说不出话来,只看到她双手紧握,似乎十分用力。
「过去把他放过来」王部长说道,二壮把我放了下来,「过来插我屁眼,快点,用力插,不许射,」王部长突然说出让我震惊的话,他让我插他菊花,我看着他臃肿的身材,差点想吐,二壮见我沒动,直接动手往我肉棒上涂抹润滑液,帮我套弄起来,硬是被摸大了。
「马上过来,不然打死你老婆」王部长不客气的往筱琴脸上又甩了两巴掌。
二壮把我架过去,抓住我弟弟,对准王部长的屁眼,一塞进去,一股柔软而又温暖的感觉把我围住,原来爲什麽有搞基这个事情,屁眼还真挺舒服的,可是这是我该享受的时候吗?
「要我叫你怎麽操吗,赶紧狗日的」王部长催我,看着被他们玩弄的一塌煳涂的老婆,我报复般的,沖刺起来,抓起王部长的腰,用力的操了起来,一下一下的,操的部长全身发抖「哇,好爽,你个大鸡吧,太会操了,这才是夫妻玩的真谛啊,被羞辱的老婆,和愤怒的老公,不然怎麽会如此刺激」真心变态,这个心理扭曲的男人,我要干死你,你怎麽干筱琴的,我就怎麽干死你「啊,受不了了,这才半小时,我难道就要射了,不要你慢点操,我受不了」王部长竟然求饶,他身体也停止了对筱琴的侵犯,「你慢点扶着我坐下来,大壮二壮你们上。
王部长往后一靠,一下把我坐到地上,老黑听到指示,把衣服脱掉,天啊!
「传说中的巨炮,巨屌!」吓到了吧,这两个家伙就算在黑人里面也是算勐的,23厘米,6厘米粗。被他们操完一次的女人,再也不会满足普通男人的小鸡鸡了,沒有一个不会去不断偷腥,甚至会主动找我说要挨操!「王部长得意的说
那麽雄伟的阴茎,黝黑无比,暴露的筋让人无法直视,自己瞬间自卑掉,这样的才是男人吧,这样的男人,才会让女人崇拜和爱慕吧。在他们的身下称臣。
筱琴看着眼前两根巨屌,显然也吓呆了,虽然已经神志不清,可是还是吓得说不出话「不要,太大了,不要啊。会死的」
「宝贝,会很爽的,相信我」大壮用那不标准的口音。甩着他的大鸡巴,愉快的抽打在筱琴脸上,想让筱琴帮她口交,可是无论怎麽塞,也只塞的下一个头,整个嘴巴就满了,「唔唔,」筱琴显得十分勉强。
「还是直接做吧宝贝」「不要」说完大壮用他粗壮的臀部贴上筱琴的肉臀,用硕大的龟头在筱琴的穴口磨啊磨,筱琴已经湿的不成样子的阴道口,再次流下大量的淫水,「啊!!!」
原来突然大壮把龟头勐的塞到筱琴的穴里,筱琴整个脸都歪掉,大口大口的喘气,「不要怕,慢慢来」二壮在前面捏着筱琴的奶子。部长则碰起筱琴的脚丫子啃的很开心,看来非常美味。
「啊,死了」大壮终于挺了进去,大概有一半多已经在筱琴的肉缝中了,筱琴的阴道被撑到大腿内侧,她把自己的嘴唇都咬出血了。
可是大壮已经顾不了那麽多了,兴奋的他已经开始一下一下由慢转快的抽插起来,每一次的动作,筱琴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啊啊,呜呜,唔唔唔,死了,要死了,又来了,」我一直以爲筱琴是无高潮体质,说来惭愧,我跟她结婚以来,沒让她高潮过,我以爲是体质关系,可是看她现在的样子,完全就是高潮了,大壮似乎也知道,扑哧一下抽了出来,筱琴的穴里面喷出了好多水,贱了部长一身都是,大壮再次插入,筱琴的表情似乎也已经适应了,变得享受起来「啊,老天,怎麽可以这麽大,太大了」「舒服吗宝贝」
「好舒服,好棒」「说了会舒服的」「恩,好棒,你好男人」我听了五味俱全,今后,我拿什麽区面对她,拿我的十五厘米吗?
「要死了,我不行了別这样」还沒五分锺,筱琴竟然第二次要高潮了,双手双脚完全放松摊开在地上,看的出来已经完全放弃抵抗了,专心享受。
「二壮你也上」部长吩咐到。二壮看看情况,不知道上哪里好嘴巴又进不去。
「你爆她菊花」二壮听了,抹起润滑液,努力的往筱琴屁眼塞,可是从未开苞的洞口,怎麽可能塞的进去那麽庞然大物,更何况筱琴的小穴还被东西撑着。
部长见实在进不去,就说到「那就爆他的,妈的,让他也尝尝这滋味,干才干我干的挺用力」我听了差点哭出来,我不要捡肥皂。「饶了我吧,我不要,求求你了部长大人「我不顾尊严,跪下来一直磕头,真心怕了。
「哈哈,你不要,那就是要让你老婆受了,也行,我等下用扩阴器把你老婆菊花弄大,再叫二壮插」要这样的话,不得出人命,我看看老婆已经失神的样子「
「行我来,有什麽沖我来,」「好痛快」二壮抓起我,坚硬的龟头已经逼了上来,大量润滑液,让我菊花瞬间被爆……痛苦,充实,撕裂、悲催各种感觉涌了上来,每一次都像地狱走一圈回来,我明白筱琴的感受了。
谁想不几十下,我竟然也尝到那种异样而另类的快感,我耻辱的不敢去想,王部长这个时候竟然跪倒我面前,含起我的阴茎,帮我口交起来「別这样」「好刺激,男人女人,我都好喜欢,你的弟弟很嫩,好吃唔唔」我在恶心与快感中无耻的硬了,一边看着大壮骑着我老婆,一边享受着前后夹击「怎麽样舒服吧,老哥沒骗你,今天尝过了滋味,以后你们会爱上的『淫乱的一幕在林间,筱琴的呻吟声渐渐大起来,好像也不顾及什麽了,「太爽了,我从不知道,女人可以这麽舒服」「唔唔,爽」我自己也发出舒服的呻吟,我想或许淫乱,或许就是要不可思议,抛开所有,违背人伦,这样才有无上快感,我抓起他的头,按向胯下,大壮把筱琴干到第三次高潮时候,自己也兴奋了起来,有几次竟然一整个阴茎都伸了进去,估计已经到子宫了吧。
发狂的抽插了上百下,压住了筱琴,一股一股的把精液全部射了进去。
筱琴脸色惨白「啊,爽死了,我要死了,这麽烫」伴着高潮的余韵,接受了所有的精液。
我屁股发麻,再也受不了这个刺激射出了我生命以来最爽的精液。高潮过后发现世界如此之可怕,我都做了什麽,我跟筱琴被他们轮流羞辱了一晚上,最后全身赤裸的抛弃在树林里面,凌晨时分,我们一路小跑,亮瞎衆人眼睛回到自己的家里。眼泪早已经干了。
从此欲望和命运再也不掌握在自己手中。
猜你喜欢
秘书的成长之路 更新时间:2020-06-13 站在拥挤的公车厢里,陈静心中思量着上班的事情。由于今天是去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因此陈静穿着正式的米黄色工作套装。黑亮浓密的长髮柔顺的披散在肩上,精緻的瓜子脸,皮肤细嫩白皙,闪烁着动人的光泽,淡淡的细眉精
修理奇遇——玩乳神柳岩 更新时间:2020-06-28  我叫阿伟,25岁,是香港一家缐路维修公司的员工。別看我的外表斯斯文文,说话客客气气。但是我的脑子里满是性幻想,幻想着和网络色情小说里的主人公一样,和美艳的女明星做爱。沒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一件维修工作
老闆娘的寂寞难耐 更新时间:2020-06-12 退伍后到了一家电工材料工厂当送货司机,第一天上班由老鸟带着我送货,也顺便熟悉各店家,当送完最后一家后,老鸟上车后问了我一句:『刚刚那个老闆娘怎样,辣吧,以后有机会喔』这时才想起,那个叫李姐的老闆娘确实
办公室的女同事 更新时间:2020-05-04 真想不到,第一天上班就被分到这个科室。全科五个人除了我之外全是女的。又都不认得,真是无聊。作完自我介绍我百无聊赖地翻起一本杂志。不是还有四个人吗?怎?只看到三个?我暗暗想。偷偷看这个三个新同事。年纪都
我与茹嫣 更新时间:2020-05-23 茹嫣虽然外表高傲,但那种傲气完全是由于内心的自卑感所造成的,她必须装出一副很难接近的样子,以防止自己“丢人”的身世被发现。现在她自认是身上最骯髒的地方被她最看重的人看到,不光是看到,还是在用口舌品尝,
淫荡的传播女友 更新时间:2020-05-12 我用融资买卖股票,这几个月输了好几十万,好不容易断头杀出,却欠下一屁 股债,所以我同茱蒂商量,打算开个传播公司,专门做KTV的生意。 茱蒂是我的女友,长的美丽动人,巴掌脸、及肩长髮还有迷人的身材,三围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您当地法律许可之法定年龄、或是对情色反感或是卫道人士建议您离开本站!
本站归类为限制级、限定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为能力且愿接受本站内影音内容、及各项条款之网友才可浏览,未满18岁谢绝进入。